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漓江阅美的博客

漓江出版社驻网易唯一官方博客

 
 
 

日志

 
 

微笑的骆驼  

2010-07-05 09:47:10|  分类: 书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韵蓉:《37码走埃及》

向往撒哈拉沙漠,缘起于两桩传奇的爱情。一桩是作为我惨绿少年时期精神导师的三毛,她的作品《哭泣的骆驼》,我读了好多遍,当时没明白书里试图要表达些什么,只是哀痛于她与丈夫荷西之间的爱情萌芽于撒哈拉沙漠,也葬送于撒哈拉沙漠;第二桩爱情的书写,我明白得多,是有名的、如同史诗一般的电影《英国病人》(The English Patient)。我分别在30多岁和50多岁时看过两次,两次的感受也截然不同。30多岁第一次看的时候,更感伤的是女主角的外遇恋情,她在二战期间,在战火激烈的撒哈拉沙漠与匈牙利籍的军事地图绘制员之间无法修得正果的凄美爱情让我感动莫名;50多岁第二次再看时,感受更深刻的,竟是女主角的先生在得知自己妻子的外遇之后,选择带着她一起飞翔天空,再玉石俱焚于撒哈拉沙漠的壮烈心情。

  因此,这次到埃及,为了凭吊这两桩传奇的爱情,我无论如何都要排出足够的时间到撒哈拉沙漠走一趟。

  我们的沙漠行程走得缓慢而颇有余裕。一般游客走1天的行程,我们大概都用2天来品味它,因此我得以在许多地方停下、驻足、思考,并发思古之幽情。而这次的沙漠之行也是我们觉得在埃及期间最愉快和收获丰硕的一段旅程。有意思的是,也许老天爷洞察了我的意图,知道我想好好地写一点和撒哈拉沙漠有关的故事,所以它体贴地让我经历了沙漠不同的表情和面貌。

  我们初探沙漠时,一路上风和日丽,天气极好,甚至在西部一望无际的大漠里扎营露宿的那天晚上,明月皎洁、繁星闪烁,墨黑的空气静谧得仿佛凝结静止了一般。第二天清晨,天气依然极好,我们在明月依然当空的微光中醒来,在清凉如水的白色沙漠中欣赏了旷野的日出,在和煦的沙漠晨光笼罩下散了会儿步,还在营地里吃了顿热腾腾的丰富早餐。可就在我们刚收拾好了帐篷、将将坐上了4×4的越野吉普车、车子还没来得及驶出国家公园之前,突然间,只见黄沙漫起、北风狂号,沙漠在顷刻之间变换了表情,以近乎“暴怒”的面容刮起了沙尘暴。

  为了尽快离开一旦暴怒威力就深不可测的沙漠,我们那熟谙沙漠脾性,并且已经在沙漠中开车至少15个年头以上的司机老麦,当下就决定片刻不能停留,只能趁着沙漠才刚奋起的情绪,顶着风,加足马力,勉力前行。

  就这样,我们的小小吉普车,在一路烟尘滚滚、飞沙走石、狂风呼啸的恶劣情况下,孤零零地、摇摇晃晃地开上了窄窄的、几乎无法见路的沙漠公路。

  在北京住了那么多年,我当然经历过沙尘暴的洗礼,尤其是多年前还有曾经被困在停在首都机场跑道上的机舱里枯坐了一个多小时,等候沙尘暴劲头过后再起飞的经验。不过那些毕竟是在城市里的经历,戈壁黄沙在穿越了近百公里、经过了城市植被和高楼大厦的阻挡后,“风”的威力已大为减弱,只能勉强用蔽日的沙尘来显显威风。而我们这次却名副其实地身在沙漠之中,遭遇风暴、直面风暴,因此,才知道曾经的“风暴”是如何的微不足道,也才知道大自然的威力是如何的不可小觑!

  当我们用了比平常几乎多出一倍的时间,一路上停停走走,终于开回了绿洲(其间还用薯片和巧克力“贿赂”了公路警察,允许我们在已然因沙尘暴而封闭的沙漠公路上行驶),司机在绿洲路边的小咖啡馆前检查车况时,才发现车子的挡风玻璃,已被飞行速度极快的沙石撞击得凹凸不平、疤痕累累,而车子的前保险杆,也被沙石打磨得完全退掉了颜色。

  但是老天爷给我的震撼教育却还没有结束。

  我们在惊魂甫定可却兴奋莫名的情绪中,狼吞虎咽地吃了午饭,休息了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决定继续赶路,打算在当天傍晚回到开罗。从巴赫利亚绿洲回开罗的路上,沙尘暴依然不见缓和,紧绷着神经、累了一早上的我,只记得自己在车子摇摇晃晃行进间沉沉地睡着了,梦中好像还听见耳边呼啸而过、干裂的风声。

  可是,当车子在向晚时分驶近开罗市郊时,我却突然被窗外传来的阵阵奇怪声响给吵醒,睁开眼睛一看,啊!沙尘暴没了,黄沙不再敲打窗子了,可现在打在车窗玻璃上、弄出这些奇怪声响的,竟是一个个豆大的雨点!

  我看见坐在前座的导游和司机都带着极其兴奋的表情,导游Hussam甚至还在电话中温柔地安慰自己那出生后就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雨点和打雷闪电,因此受到惊吓而大哭的2岁女儿!

  我们的车子在滂沱大雨中,以比牛步还要缓慢的速度,穿过了开罗市区里比豆酱还要浓稠、比自由市场还要喧嚣吵闹的车阵。在车子且停且走之间,我看见路边的积水逐渐升高,看见路过的行人几乎没有人撑伞,看见许多汽车在略微下沉地面的积水中抛锚,看见一群一群的年轻人淋着大雨,在商店前开心地打闹……

  我不明所以地请教导游,才知道埃及由于每年仅有一场、最多两场的“小雨”,所以即便是身为国际级大城市的开罗,市区里都没有下水道设施。而埃及人民,在既没有遮阳的必要,又没有躲雨的必要的情况下,商店里很少有人卖伞,更别说有人会在家里常备着伞了!

  隔天,我从报纸上得知,昨天这一场雨,是开罗自2009年一年多以来的第二场雨,但同时也是开罗10年来最大的一场雨。而我,一个来自远方的过客,却是如此幸运地在短短的24小时之内,经历了沙漠气候的不同表情,而这些表情,又以全然的热情、全然的能量和全然的投入,淋漓尽致地为我演出。

  为此,我除了感谢上苍的眷顾之外,我相信,我对撒哈拉沙漠的痴情向往,也是那两桩传奇爱情里的主人翁,因此成全我、并回应予我的重要原因之一。

  

安全的旅程

在进入沙漠之前,旅居埃及多年的朋友们一听说我们只身2人,跟着一部车、一个导游、一个司机,就要进入沙漠里那么多

天,又安排了那么长一段路的沙漠行程,其间还有一段将近200多公里完全没有公路、必须在沙漠里行进的路程,而且计划造访的其中一个绿洲距离目前两国关系有点紧绷的埃及、利比亚交界只有二十几公里,都纷纷提醒我们要注意安全,甚至还明示、暗示地劝我们最好打消念头。我们事前当然也听话地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除了把详细行程发给了在北京的儿子和住在开罗的朋友之外,并且说好了每隔一天就从沙漠里打次电话回来,通报平安。

  可当我们清晨7点,在酒店前见到了导游、司机,坐上了车顶绑着满满的生活必需品的越野车,真正地上了路之后,就发现自己事前如临大敌的忐忑不安,似乎真是可笑和多余。因为我们在沙漠里行走的这些天,可以说是完全被埃及军方、警方、旅游局主管单位之间,密如织网的安全措施给严密地包围着,不但丝毫没有“涉险”的感觉,反而觉得比在城市里还要安全。

  我们在开罗和旅行社确定了沙漠的行程之后,就被要求在出发前三天,先提供详细的个人资料,包括护照复印件、有效签证、联系人的联系方式等等,好让旅行社去申请一路上各个关卡的通行证。

  埃及当局之所以会实行这些安全措施的理由有好几点。其一是我们的行程之一,西瓦绿洲(Siwa Oasis)距离利比亚边境只有二十几公里,为了边境国土安全的考量,必须要对所有旅客进行安全盘查;其二是每个国家都难免会有一些反对政府的势力企图做些大事来吸引国际社会的注意,而旅游业是埃及政府非常重要的税收来源,因此保证每年数以千万计游客的人身安全,自然是埃及政府头等重要的大事之一;其三是大自然的威力不可小觑,沙漠气候瞬息万变,小小的一台越野吉普很有可能稍一不慎就被广袤的漫漫黄沙吞没,因此密集的岗哨,也是确保能掌握旅客动向的必要安全措施。

  所以,当我们于第二天清晨离开了风景如画、海水蔚蓝的地中海沿岸城市Marsa Matruh,往西南驶向沙漠中心时,就开始了和军警部队密切打交道的经验。

  首先,导游先到Marsa Matruh的部队办公室报告说我们要出发了,并且提交了我们之后几天的行程计划,以及导游、司机和游客们的详细个人资料。部队在文件上盖了章、放行之后,部队办公室就给50公里之外的第一个岗哨打去了电话,说某某车牌号码的某某些人上路了,大约预计多少时间后会经过他的岗哨,请他们留意接收。

  当我们在预期的时间之内,顺利地抵达了第一个岗哨之后,我们都被以“要不要上洗手间?”或“要不要下来喝杯茶?”的方式,很礼貌地请下了车,让该岗哨的负责士兵确认我们一个也没有短少,也确认我们真的如期安全地到了。接下来,这位士兵给部队办公室打去了电话,报告确认我们到了;然后再给下一个岗哨打去电话,通知他们我们要出发了。就这样,我们在长路迢迢的沙漠公路上,大约每50公里就要下来稍事休息一次,让岗哨给前一个岗哨打去电话,说某某车牌号、某某些人已经到了;然后再给下一个岗哨打去电话说,某某车牌号、某某些人准备出发了,请他们在什么时间之内留意接收我们。

  于是,在一望无际、眼前只有滚滚黄尘的路上,你,知道每50公里左右,就有一些拿着卫星电话、荷着装满实弹的枪、以一心的谨慎准备接收你的勇士们。他们保卫着你的安全,留意着你的每一个脚步,注意着你的每一个动向。因此,你全然不觉得害怕,也全然不觉得孤单,你只会满心欢愉地领受幸福,并安然地让如此强壮的臂膀护卫着自己。

  在经过了几个岗哨之后,我好奇地问导游Hussam:如果,我们没有按照预期的时间出现,会发生什么事呢?

  Hussam说,岗哨知道游客们有时会需要停车看看风景、拍照、下来伸伸腿或甚至紧急解放一下,所以他们会打出一些富裕的时间等待你,这个时间大约是1到3个小时。可是在这段超出预期的时间里,他们会用手机或车上必须配备的卫星电话和导游联系,以确定是否一切都好。可是如果他们用电话联系不上导游,那么,超过了1个小时越野车还没有出现,他们就会开始通报各方,出发前来寻人了。

  这个岗哨与岗哨之间通报联系的安全措施,并不是只有在一条联系两个绿洲之间的沙漠公路上实施,它实际横越了整个埃及境内的撒哈拉沙漠。我们从开罗到Marsa Matruh走了448公里;从Marsa Matruh到Siwa Oasis走了296公里;从Siwa Oasis到Bahariya Oasis走了486公里;从Bahariya Oasis到Al-Farafrah Oasis走了182公里;从Al-Farafrah Oasis到Faiyum Oasis再到开罗又走了430公里。

  这一路上,途经了这么多的绿洲城市,走了这么多公里的路,经过了这么多天,不仅每一条沙漠公路上的岗哨之间彼此通报,就连每一个绿洲城市之间也都彼此通报,也都有人知道我们即将到来。导游说,当我们在离开开罗时交出行程之后,位于开罗城郊的最后一个岗哨站就会在我们预定返回抵达的那一天等待着我们,如果我们晚到了或该出现而未出现,那么,等待了3到6个小时之后,他们也会开始全线通报,组织寻人了。

  坦白说,我们在还没旅行沙漠之前,对埃及人漫不经心、拖拖拉拉的办事效率颇有微词,也常常对他们好像只盯着拿小费的服务态度感到厌烦。但是在这段沙漠旅途中,我们却看到了埃及人的另一个面貌,领会了他们积极美好的面向,而我们所感悟的,不仅仅是他们认真严密的安全通报系统,更多的是埃及同胞之间的亲密和友爱。

  在漫长的旅途中,我们被岗哨的士兵们请下来喝过茶、吃过水果;导游也曾把一整袋的马铃薯、西红柿、巧克力送给正好缺货的岗哨野营厨房;司机还帮上个岗哨把准备好的大饼三明治午餐带给下一个岗哨;甚至有个岗哨的年轻士兵还请我们帮他捎个纸条给驻扎在距离100多公里外岗哨的战友。

  每一次我们在岗哨前停车,我看见导游、司机和岗哨士兵们之间的互动,都以为他们是相交多年的好友。他们见面时亲密地握手拥抱,离去时高声地含笑挥别。我仿佛看见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道路上,每一辆过往的越野吉普车,都是一泓传递友情的潮水,带来友爱,也带走温暖,在每一个潮起潮落之间,让原本看似无情的沙漠,变得妩媚动人了起来!

 

更多精彩:37码走埃及

女人30+

 超级妈妈这样做

优秀儿童的黄金时间表

金韵蓉:37码走埃及

爱,问张博士

懒妈妈快乐育儿经

厚片人,请注意

你值得更幸福

视频:美女如何穿衣

好爸爸胜过好老师

妈妈必须交给女儿的事儿

金韵蓉:37码走埃及 - 魅力漓江 - 漓江书情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6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