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漓江阅美的博客

漓江出版社驻网易唯一官方博客

 
 
 

日志

 
 

埃及轶事  

2010-07-06 10:0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韵蓉:《37码走埃及》

埃及购物“乐”

在埃及逛街,你如果能同时兼具哥伦布的探险精神、马可·波罗的观察能力、索马里海盗的掠夺技巧,再加上一双舒适合脚、能爬高走低,轻便耐穿的旧鞋,那么,你的购物之行一定会是精彩万分、妙不可言的!

根据我个人购物行脚几乎踏遍埃及各大主要城市的实地经验,埃及的商店和商贩大概可以粗略划分为三种:第一种是以做当地人生意为主,服务态度懒散冷漠,一副“你爱买不买,反正我无所谓”神情的街边小店铺;第二种是专做脑门上写着“我是白痴观光客”外国人生意的纪念品商店,他们的服务态度轻浮而热情,有时急切销售的心情几乎是硬塞式的强人所难,因此常让人有被苍蝇盯上、挥之不去的不快;第三种是因年代久远而有着历史风华的百年老店,店主多半庄重自持,销售的商品货真价实,这也是最让我体验购物乐趣的地方。

针对第一种傲慢懒散的当地人商店,你的回应之道就是要比他更懒散和漠不关心。你走进店里,把趴伏在柜台上打盹、斜躺在门口观察路人、蜷缩在小桌前喝茶吃大饼的小店主人,视为透明人。你旁若无人地走进去、旁若无人地翻看东西,再旁若无人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你丝毫不会被人在耳边絮絮叨叨地打扰,也丝毫不会感觉后脑勺有人亦步亦趋盯着你看,更丝毫不会有被强迫推销东西的压力。相信我,这种“闯空门”的感觉很奇特,但巨爽!

还记得我们住在有着埃及曼哈顿之称的扎马雷克(Zamalek)岛上的酒店时,有一天我们散步经过了一家以我最喜欢的埃及皇后Queen Nefertari为名的商店,那是家专卖有机手工制品的商店,里面有许多用上好的埃及长棉制作的浴衣、毛巾、床单等等。我们推门进入店里时,正趴在柜台上无聊地画小人的伙计抬眼瞧了我们一眼,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拿正眼看过我们。你知道我们在那个小小的店里待了多长时间吗?足足有30分钟之久。

在这30分钟之内,我打开了几床用精美的缎带包扎的床单;试穿了两三件浴袍;我先生还试喷了好几瓶有机精油制作的香水。而那位公子,却只有在我们询问是否能试用、试穿时,勉强地拿着斜眼,以点点头、耸耸肩的肢体语言说:可以。至于剩下的时间,他就任由我们两人在里面为所欲为了。

针对第二种热烈推销,甚至烦人的纪念品商店,对付的方法就需要有比较高明的技巧了!

首先,你得明确有没有进去的必要。如果以眼角余光快速扫射之后,发现这个店铺所陈列的商品没啥新意,或已经买齐了甚至买多了类似的商品,那么你就要以完全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完全看不见他的笑脸、完全不理会他伸出来的手的“白目”姿态,大步流星穿越而过,千万不能出于礼貌而稍有回应或迟疑。

由于近年来中国游客已经成为各国纪念品商店里的消费大军,为各国旅游业带来了可观的财富和贡献。因此在商贩们奔走相告之后,各国旅游景点的销售员们无不会说几句中文以讨好招徕中国游客。作为以观光旅游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埃及,自然不会自外于这个巨大的洪流。

所以只要你趋近任何一个景点的任何一家贩售纪念品的小店,一定会听见商贩用怪腔怪调的中文喊着:“你好!你好!”(凭良心说,这一点虽然烦人,但还是颇让人感觉自豪。还记得10多年前在国外旅游时,外国人只要见到东方脸孔,第一句话一定是:Japanese?让人恨不得给他个大白眼!)在游人如织的开罗老市集汗·哈利里,小贩们甚至能用中文和你进行简单的对话,他们带着浓厚的阿拉伯腔调但极其亲热地叫你:“哥们儿,进来看看!”“哥们儿,这是好东西!”“哥们儿,我给你好价钱!”“哥们儿,看看不要钱!”

但尽管他叫你哥们儿,尽管你觉得这哥们儿喊得有趣,尽管你觉得他没把你当成日本人、韩国人而兴起民族的优越骄傲,如果你不想买,就千万别做出任何回应或肢体语言上的反应。因为只要你稍有一点反应,哪怕只是一抹礼貌善意的微笑,你就麻烦大了!他可能会不屈不挠聒噪不休地尾随你走上100米;可能会不由分说在你还没反应过来时,就麻利地在你头上绑好了阿拉伯式头巾;可能在你回头张望的那一刹那,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你手上硬塞进三块图坦卡蒙的石膏头像,然后死也不肯再收回去……总之,如果你没有购买的意图,就一定要板个臭脸,以木头人的无礼态度,狠着心肠,很没有教养地大步走过。

我就曾经在金字塔那里上过这个大当。我们参观金字塔那天气温出奇的炎热,当我从必须以近乎爬行的姿势从闷热的大金字塔里爬出来时,已经是腰酸背疼满头大汗,所以就立刻找了个阴凉地方坐下。就在我们刚坐定的时候,身边突然多出来个可爱的小女孩,小女孩大约只有八九岁,手上满满抱着待售的阿拉伯头巾,常年被太阳暴晒的皮肤黝黑而毫无光泽。她朝着我羞怯地微笑,礼貌地问我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同时也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

我向来无法抵挡对孩子的喜爱,更何况对一个需要在大太阳底下如此辛苦工作的孩子,所以就和她攀谈了起来。我们大概简单地交谈了几句话之后,她突然从手上拿着的商品中抽出了一串项链,以极其诚恳的态度说要把这串项链送给我当礼物。我当然是吓了一大跳,也当然婉拒这个馈赠,可是小女孩的态度非常坚决,甚至还帮我把项链挂在了脖子上。为了回报她的善意,我于是把背包里所有可以吃的饼干、巧克力都送给了她,还买了一条原来根本没打算买的头巾。

就在我们完成了互表善意的仪式之后,她身边突然又多出来个男人,这个男人以仿佛是小女孩守护天使的姿态对我说:“她都送给你礼物了,你是不是也应该送她一些东西作为回礼,或者给她一点钱?”就这样,我一个堂堂年过半百的长辈,被说成是贪得了孩子的好处却恬不知耻、不知回报,而小女孩仰视着我的无辜眼光,又让我毫无辩解的余地,我不能和一个还不到10岁的孩子吵架,说你已经拿了我的饼干糖果而且我又买了你的头巾,所以只能默默地从口袋里掏出了10 埃镑,递给了她。

他们离开了之后,我远远瞥见小女孩又趋近了一个满头银发的外国妇人,我知道刚才的戏码即将上演,但又不忍继续观看,因为我的心里百味杂陈,既有被愚弄的不快,但更多的是对小女孩的忧伤和难过。我不禁想着等她长大之后会成为什么样的女孩?她会不会成为更冷血、更善于骗取别人感情的高手?她会不会因此而不能再享受简单快乐的幸福?她能分辨生命中真实的感情和商业的虚假吗?更重要的是,她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种残酷现实的生活?

自从金字塔的遭遇之后,我对埃及街头小贩的应对策略就更加的果决和坚定,只不过我还是会刻意地避开孩子,因为不管我再怎么厌烦缠人的商贩,我还是宁愿相信孩子们是纯真良善的。

当然,我也得在这里说句公道话。埃及的街头小贩虽然会缠着你买东西,但你不会觉得受到压迫,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不会感到害怕。埃及人是蛮“欺善怕恶”的纸老虎,如果你态度和蔼有礼,他就打蛇随棍上地没完没了,可如果你一脸横肉、面露凶光,甚至适时地再加上一些作势发怒的低吼,他就马上偃旗息鼓,立刻在你眼前消失。我们用这招击退了可恶至极欺生的出租车司机,击退了无赖到家的机场行李员,击退了故意骗钱的商店小贩一干人等,至今仍所向无敌。

可如果你对商店里的东西确实有些兴趣,也确实有购买的需要,那又是另一段故事,而且就需要我传授另一番独门功夫了!

埃及商品的标价虽然极不实在,有很巨幅的议价空间,但他们讨价还价的功夫要比我们中国人差得太远了。所以你只要略施手段,就很容易让他们弃械投降,用不可思议的便宜价格买到好东西。我自己就是划价的个中高手,所以总是能在街上买到性价比很高的好东西。

我的划价功夫包含以下几个部分。

首先,你的表情绝不能泄漏你的情绪。看到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带着冰冷的表情,无可无不可地用手去摸摸它,或拿起来随便看看,以表示你“虽可以,但兴致不高”的态度。

当商家热情地趋近时,你继续用冰冷的表情和同样冰冷的语调,随意地问:“这个多少钱啊?”

当商家报出商品的价格之后,你要用夸张、不可置信而且略带责怪的表情说:“你在开玩笑吧?!”说完,就立刻像手里错拿的是蟑螂一样,把东西放下,头也不回地往外走。记得,“立刻把东西放下”是很重要的战略手段。如果你嘴里说太贵了、太贵了,可手里却仍抓着东西不放,那阅人无数的聪明商人就能马上识破你的脆弱心理,在价格上不肯松口了。(在这里还有一点小小的提醒。虽说我们貌似拿的是蟑螂,但放回东西时仍以有礼的态度为宜,千万不可嫌弃地丢下,这样会有损我们泱泱大国国民的风度!)

如果你放下东西往外走了,这时商家一定会忙不迭地把你拦下,故作可怜状地说:“那你想付多少钱呢?”

此时占上风的你,就用冰冷果决的语气和表情丢出一个只有开价五分之一,最多四分之一的价格。

听到这个价格,他一定会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般,仰望苍天、捶胸顿足,用“啊!真主啊!这个价格太荒唐了!”的表情,但却谄媚讨好的语调试图让你提高价格。于是接下来是一连串的你来我往,他会在标价和你出的价格之间,不断向下修正,并试图让价格止跌回稳。

记得,这是关键时刻,你千万不能松口,也千万别觉得自己开的价钱荒唐。你要继续无可无不可、但冷漠坚决地说:“不,就这么多!”这个议价阶段的语言重点是:简短、简短、再简短。你千万别举出你砍价的理由,比方说什么品质不好啦,花色不满意啦,别家卖多少钱啦等等。因为你只要一说话,就给了他游说你的机会,也表现出你购买的兴趣,因此很可能就丧失了议价的主动权。

因此,你一定要咬紧牙关,表情冷漠,简短但坚决地重复你愿意给的价格,例如:“30,就30!”这时,太想卖东西给你的商家会开始用极其痛苦的表情一点一点地往后退让。(请别忘了,你想要的东西可能是在某个工厂里大批量生产的产品,他不卖给你,自然会有别人极为乐意地补上这个空缺,他很清楚这一点,你一定也要清楚这一点。所以主动权在你的手上!)

接下来,就进入了你要双脑并用的收尾阶段——如果你的右脑说:我太喜欢这个东西了;而你的左脑又飞快地估量出仅此一家别无分号,或因为时间有限不宜久战。此时,你就可以适当地以每5块钱为一个单位的价格往上添一点(请千万记得别表现出真实的情绪啊!)可如果你知道此后还有机会,或找出说服自己可买可不买的理由,这时你就步履坚决、抬头挺胸地往外走,等着他痛苦而无辜地喊你回去吧!

我发觉这个划价手法对以接触西方游客为主、经验不足、外加坚持度不高的埃及商贩非常管用。我带着这一招半式转战于开罗、阿斯旺、卢克索、亚历山大之间,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不过,我得在此申明,由于师出同门,我这招式在秀水街却不太管用。往往店家以更冰冷的表情和更烈焰腾腾的杀气,在过招几个回合之后,就把我打得落花流水、自动缴械!

前述两种类型的商店在埃及算是大宗,也是游客们比较容易碰到的地方。但至于被我归类为第三种类型的百年老店。啊!那又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美好经验和景致了!我的老店情结

我和先生都喜欢逛老店,而且有一个嗅觉灵敏,能闻出哪里有老店、哪个老店有好东西的管用鼻子。囿于财力,我们没有进出古董拍卖市场的实力,也买不起真正价值连城的老古董。我们所谓的老东西,只是那些有着岁月沧桑的痕迹、大约百来岁、也不晓得是否有收藏价值、可我们却喜欢、有着我们欣赏认同品位的古老东西。而我们逛老店的经验也总是欣喜快乐,几乎从来没有失望过。

10多年前,我们曾经在旅居英国Tunbridge Wells时,在住家附近的老店里流连了将近一整天,在缀满花香、小鸟鸣唱、阳光轻洒、精品环绕的小小店里,坐听满腹诗书、家学渊源的店东告诉我们如何分辨英国瓷器的年代,以及如何辨别欧洲瓷器的真伪。那位店东有着一头修剪整齐的白发,他刚从银行退休,自父亲手中接下店面,同时也接下父亲一肚子对古物的学问和热情。而对我们这两人充满着好奇的东方眼神和旺盛求知欲的心灵,他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次英国小店里的VIP级欧洲瓷器课程,是我“老店情结”的启蒙教育,也是奠定我们喜欢到处寻访老店的情感基础。直至今天,在我北京家里的书房抽屉里,仍然珍藏着那天我们买东西之后,店主用漂亮的古典花式字体所开立的收银单据和对每一件单品的详细介绍说明。

我们的逛老店情结当然也不会错过拥有几千年古文明历史的埃及,而埃及的老店和店主,也一如其他国家的老店一样,骄矜自持、古雅庄重,丝毫没有让我们失望。在传说中的“汗·哈利里”(The Khan al-Khalili)里转角遇见幸福 Muzeum Bazaar

“汗·哈利里”是到开罗的游客几乎必定造访的市集,也是我推荐一定要去逛逛的地方。它是开罗最古老的市集之一,历史可以追溯到1382年。哈利里里面卖的东西包罗万象,有点北京秀水街的意思,只不过开罗当地人也会到那儿去购买床单、桌布、长袍、烹饪香料等等民生必需品,所以是个兼具旅游景点和市井生活的地方。

我们第一次造访哈利里时,是中国大使馆文化中心的参赞夫妇领着我们去的,由于时间有限,当天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了些游客常逛的商店,买了些应景的纪念品。但经过了那天识途老马带着勘查地形的经验之后,第二次,我们就不再往游客扎堆的地方去浪费时间,而是直奔我们相中的几个老店去了。

哈利里有两间我们享受了淘宝乐趣的老店,一个是专卖香精和传统埃及玻璃香水瓶的老字号;另一个则有很多年龄大约在80至100年间的“年轻”老东西和手工艺品,也是一间年代久远的老店。这两家店都是我们在第一次闲逛时无意中发现的,第二次再进去之后就喜爱得不忍离去。

我喜欢逛百年老店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老店的店主通常都有着昔日王公贵族的大气和淡定。那家卖手工艺品的店主,就有着一派大户人家后人的雍容气度。我们会被吸引而专程造访店内的原因,就是在第一次浏览市集时,看见它宽敞干净的店面、品位不俗的陈设,以及站在店门内整理货品的店主,在拥挤喧嚣、四处充斥着廉价旅游商品的街上,所显露出的那与众不同的不凡气质。

这家老店叫Muzeum Bazaar,在汗·哈利里的Gohar El Kaed街上。它的店面呈宽阔的长方形,店门外的露天摊位上陈列了许多和其他店铺一样、一般观光客都喜欢买的小手工艺品。进入店内,第一进的长方形空间里摆了些木雕首饰盒、雪花石雕塑、缀满琉璃的小吊灯,以及印着埃及风光的绣毯等等,虽然看得出品质比露天摊位上卖的要好得多,但还是不脱到此一游的纪念品范畴。

可一旦进入与前面同样大小的,但被分割为三个大小不等的正方形空间的里屋时,你就立刻能感受到作为老店店主艺术品位的不凡了。

我们最喜欢左手边那间小屋,里面全是手工打造、纯铜或纯银、老埃及人用的厨房器具。它们的工艺之精美、颜色之绚丽、品位之优雅、质感之厚实,让我们每拿起一件东西就不愿意再把它放下,恨不得能全部买下打包回家。最后,囿于托运行李的重量确实有所限制,我们也不能把盘缠全部花完,只好饮恨精挑细选了一组闪耀着玫瑰色泽、铜制浮雕的古老厨房器皿,包括一个弧度优雅美丽的长嘴大水瓶、一个带着繁复花艺把手的托盘、一把做工讲究的平底锅勺、一只放在餐桌上装饰配套的小花瓶。

就在我们在这小小的宝藏室里依依不舍地选好东西准备到前面去结账时,突然瞥见小屋的墙上挂了几幅颇为古旧,但看得出深厚功力的油画。我们请来了店主,请教他这些油画的故事由来,结果他就在那充满了魔幻的小小房间里,给我们上了一堂埃及现代艺术油画欣赏速成课程。最终,我们买下了其中最有价值的一幅画,作画的艺术家Mahmoud Said (1897~1964)已经作古多年,但在埃及现代油画史上有很崇高的艺术地位。而我们买下它的理由,除了真的喜欢这幅画之外,更多的是因为店主在带着我们欣赏这幅油画时,眼睛里仿佛因艺术冲撞心灵的感动而蓄满了泪水。

在Muzeum Bazaar里购物真的是一次非常愉快的经验,愉快的原因,除了能欣赏美好的东西之外,还有就是店主正直诚信和不卑不亢的服务态度。他和我们在埃及其他城市造访的几个老店一样,对这些东西的年代说明得十分诚实,新就是新、老就是老、什么年份就是什么年份,不会因为想提高价钱而虚报年头。所以你听了感觉很放心,既不怕上当,也从中学到了一些鉴赏的技巧。

还有,在我们逗留店内将近一整个下午的时间里,除了我们主动请他过来之外,他几乎没有主动出现在我们眼前,他不但完全不试图推销,还任由我们在摆满艺术品的里屋空间里安静地把玩和欣赏,他自己则站在店门外,招呼那些与里屋的货品相比价值相去甚远的纪念品摊子。

后来,在我们一同坐下品尝店主招待的土耳其咖啡和薄荷红茶时,我问店主为什么他敢把我们独自放在摆满小物件的房间里?这些小物件都没有挂上任何防窃的装置,难道他不怕我们顺手牵羊,拿走几件价值并不低的东西吗?

店主Salah,指着收银台右侧墙面上挂的一张老照片,带着些许骄傲的神情,笑着回答我:“不、不,我不怕。这是我的父亲,他是个诚实而受人尊敬的商人,也是个艺术家。几十年前他从我祖父的手中接下这家店时,就以相信真主的良善旨意为经营的宗旨。我们相信真主的眷顾,也相信真主说人都是善良的,需要我们真诚地对待。”不过,他还是以商人的精明笑着说:

“呵呵!再说,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见过了这么多的人,谁会偷东西、谁是诚实可信的,我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啊!”Amber Perfums, Ismail Moh. El Mawardy & Son

Amber Perfums, Ismail Moh. El Mawardy & Son香水老店又是另一番不同的经验。

Amber Perfums位于哈利里的南侧,在古老的阿塔林香料市集(Suq al-Attairn Spice Bazaar)上。只要你愿意多给汗·哈利里一点时间,用探险的心情逛逛它盘根错节、迷宫一样无数的狭小街道,就一定不会错过阿塔林香料市集。因为在那条小小的、回廊般的石板街道上,摆满了色彩斑斓的香水罐和盛着各式各样魅人香料的老旧木桶,它的芬芳馥郁会让你在几条街之外,就不由自主地踏着香气一路寻来。

我们初次探访阿塔林那天,开罗的一天才将开始,天空有着温暖和煦的阳光和晴朗耀眼的湛蓝。当我们从喧闹的哈利里转进阿塔林小街时,阳光正好照在青灰色的石板路上,几个穿着长袍、面纱轻掩的阿拉伯女子走在我们前面,曳地的裙袍衣角掀起了石板路上积存了好几百年的香尘,让空气里混杂着阳光和香料的气味。我在恍惚间跟着她们往前走,仿佛自己就是一千零一夜里的冶艳女子,正准备买得香精把自己包裹在浓郁的魅惑里,好取悦夜夜孤寂等待的君王。

就在我的恍惚遐思之间,我们看见了Amber Perfums。它是一间小小的、门面瘦高狭长、挤在诸多同样狭小的店铺之间,但你很难不去注意它的老香料店。它高高的门楣上装饰着两大块漂亮的、科普特式图案的彩绘玻璃和陈列着许多布满了灰尘的老香水瓶架子。站在小巷对面,从店门外往里看,整个小店散发着古旧沧桑的琉璃光泽,好像是个尽失昔日风华的落魄贵族,只是在那儿吃力地撑着场面。可当你猛地一抬眼,又看见门楣上那两方在耀眼的阳光下闪烁着华丽光泽的彩绘玻璃,那一派殷实的贵气,让你不得不承认它的名门血统和古老传承。

我是个完全无法抗拒香精诱惑的人,更无法抗拒这个具有谜一样贵族身世的小店,因此立刻走进店内一探究竟。老香水店的掌门人叫Alman。别看店小,根据墙上贴着的一张泛黄报纸的介绍,它已经有超过160年以上的历史,是阿塔林香水市集中历史最悠久的一家百年老店。瘦小、黝黑、满脸笑容却不失精干的Alman从父亲手中接下这个祖上留下来的基业时,已经在这爿店里工作了20多年,并且从祖父和父亲那里学会了制作香料和香精的知识。

Alman和Muzeum Bazaar的沉默气质掌柜Salah大不相同。他聒噪而热情,见我进到店内,不由分说地就往我身上喷洒香水,一面喷,还一面絮叨地说着这祖传独门香水的种种神奇内容。可是当他听到我说自己也是个研究香水和精油的行业内人士时,他就收起了生意人的嬉皮笑脸,很诚恳地从柜子里拿出了几个老旧的、里头盛装着传家古老香水的玻璃罐子,像遇到知音一样地让我逐一欣赏细闻。

Alman柜子里的宝物挺多,除了很有些年头的乳香、没药、安息香的树脂结晶颗粒之外,还有珍藏多年的老檀香木块,以及让我闻了香气立即沉入心底的上好白麝香结晶。我知道他很想和我多说些专业上的体己话,但囿于语言沟通的障碍,也只能一个劲儿地从抽屉里拿出祖父留下的好东西让我开开眼界。我想,他之所以这么做的心情,除了是对识货人的献宝之外,更多的该是对自己“龙困浅滩被虾戏”的沉默抗议吧!

离开Amber Perfums时,我们买了一些他珍藏多年但却不肯轻易出售的老檀香木块和白麝香结晶。回到酒店以后,我迫不及待地把浴室里的粗瓷肥皂盘当作燃香皿,点燃了一小块白麝香结晶,把它放在床头柜上,就着弥漫在房间里的浓浓香气,安静地看了好一会儿的书。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是晚一夜无梦,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但见开罗清晨的风光无限美好,连窗外的车马喧腾声也仿佛可爱了起来。

更多精彩尽在:《37码走埃及》

       金韵蓉:女人30+

杨霞:超级妈妈这样做

中畑千弘优秀儿童的黄金时间表

张怡筠:爱,问张博士

友童:懒妈妈快乐育儿经

四小折:厚片人,请注意

邓惠文:你值得更幸福

静老师:视频:选对色彩穿对衣

东子:好爸爸胜过好老师

郜莹:妈妈必须交给女儿的事儿

  评论这张
 
阅读(8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